2007年4月27日星期五

南方周末专访王洋:我为什么向盖茨抗议

南方周末专访王洋:我为什么向盖茨抗议:

一个热爱自由与开源软件的人借别人的场地给自己颁奖。我这个举动是我给自己颁奖,不是冲着比尔·盖茨,这就是我自己的举动,没有受任何人影响。

  南方周末记者 张春蔚,实习生 赵静 发自北京

  编者按:给予王洋先生和倪光南院士如此大的版面并不意味着本报完全赞同他们的观点。我们当然清楚开放源代码 对发展本土软件业的积极作用,但我们也意识到,如果开放源代码的思路推广到各行各业(绝大多数行业都不像软件业这样一股独大),那将要求现行的知识产权法 律体系做出根本性的调整,其利弊如何,实难断言。因此,希望这组报道能激发有识之士的更多思考



4月23日下午4点,王洋疲惫地出现在记者面前。这位38岁的男子在三天前“一举成名”。

  4月20日上午9点45分,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在北京大学百年礼堂向5位北大学生颁奖时,一名男子突然高举着“Free Software,Open Source”(自由软件,开放源代码)的海报,喊着“我们需要开源软件”的英语口号冲上了主席台。

  这名男子就是王洋,一位推崇开源软件的积极分子,他还因此将“开源”这两个字作为自己的名号。

  王洋在台前奔跑并挥舞了四五次海报后,自己走下主席台开始向外走。他紧张地高喊着“反对暴利,反对垄断,要求微软开放源代码”。随后赶来的保安在半路截住了他。

  这场意外的抗议,让盖茨笑容顿失。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抗议者,随后又重展笑容。习惯左手插兜的他,双手交叉着看完了这意外的“一分钟”抗议。10点10分,盖茨微笑着离开礼堂。

  抗议事件发生之后,王洋西装革履、高举着抗议海报的照片上了多家媒体头版新闻,照片上王洋的后方是正在微笑的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他因这“一分钟抗议”开始出名。而原本是软件业内的小众话题——“开源”,也因此成为反垄断的新鲜话题。

  但媒体对抗议事件的解读不一,网络上也出现许多攻击王洋的帖子。4月23日,他决定接受南方周末独家专访,揭示抗议事件的前因后果。

  一个过激行为

  南方周末:为什么会去抗议?

  王洋:在抗议前12小时,我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这件事。4月19日我看了三篇报道,触动很大。一篇是关于美国和欧盟就WTO对中国进行知识产权诉讼的,一篇是要征收上海一家机顶盒厂商专利费,还有一篇就是你们南方周末上期汽车专题报道“轮子野心”中的《有野心就有未来》。

  这让我非常压抑。我于是在博客上写了首名为《愿歌》的诗:未名湖畔嚣声涩 ,帝国列强作秀狼;博雅先贤清风泪,男儿七尺当自强!

  写完那首诗已经是早晨5点半了。然后我找了一张Linux的海报,在背面写了那四个单词。海报正面是马克·沙特尔沃斯,他是著名Linux软件 Ubuntu的赞助人,也是第一个去太空旅行的非洲人。举着穿着宇航服马克·沙特尔沃斯的大头照,我想当时即使比尔·盖茨看不见我的正脸,他也一定看得见 马克·沙特尔沃斯。

  早晨6点钟我已经到北大了,然后一直绕着会场转,顺便看一看北大百年礼堂外摆放的几十块北京大学历史上优秀人物的展览板。当天上午风很大,展板被吹倒,所有人都去扶微软的广告牌,而北大先贤的牌子没有人扶,这深深地刺痛了我。

  大概9点40分,一个急着上班的青年人从会场出来。我迎上前去找他要了票,票上还有副券,我就直接凭票进了会场。当时正进入颁奖环节,我进去之 后一直往前面走,看到右边第一个摄像机那有空座就坐下了。然后发现马上要颁完奖了,我没有迟疑,趁着别人会误解我是第六个人就冲了上去。然后就演绎了那几 十秒钟。

  南方周末:我现场看到你上去时没有把纸完全打开,你有些紧张?

  王洋:不是有些紧张,是非常紧张。我当时没有想法,就觉得箭在弦上,这个机会不容错过。

  当时我兜里有Ubuntu Linux和红旗Linux两张软件光盘,我现场也不是发传单,就想给人看这就是开源软件,这就是Linux,是实实在在的自由软件,世界上不是只有Windows。

  现在回想这件事情,我的行为有些过激。很多朋友指出这点来,我也不可能认为这是一个平常举动,它是一种过激的行为。这是必须承认的。

  一场科普

  南方周末:现在你以一位开源软件的狂热推广者而广为人知,你对“开源”如何理解?

  王洋:其实开源有两个解释。一个就是open source,开放源代码的意思;我认为开源是打开人类智慧,开启智慧之源,这是我的版本。我博客上有一句话是“开天辟地,源自智慧”,开源就是这个意思。

  南方周末:能否具体说明一下开源软件、自由软件和商业软件之间的关系?

  王洋:我特意把“Free software”写在上面,“Open source”写在下面,就是已经在逻辑上阐述清楚它们的关系了。开源是在自由软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而商业软件就是微软为代表的这批。人与人之间为什 么要被智力所控制?如果有了开源,那么大家会在开源基础上进行探讨研究,大家在交流智慧,不是一种封闭的提高。

  南方周末:你认为开源软件和商业软件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王洋:就是源代码的差别。开源会给你一套源代码,而商业软件不给源代码。本质是商业伦理的不同。商业软件认为我给了你源代码,我就是一傻冒啊。开源软件认为,你买我软件我给你源代码是天经地义的。对于开源来讲没有“我不熟你就不告诉我”的道理,而商业软件你不熟我就卖你高价钱。

  但开源软件不一定免费,它与盗版不同,盗版是拿了别人的东西不给钱。开源是智慧值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卖的是智慧的价值。我把源代码给您,您看不懂源代码并不影响我给您,要是您觉得不好可以不买。

  南方周末:在你的理想中,开源的商业模式是怎么样的?

  王洋:大家都买开源的服务就是理想的商业模式。

  南方周末:买开源的服务就是开源的商业模式,是否会因为开源而导致服务的垄断?

  王洋:我也是经历过您这个思路走来的,服务是不能垄断的,只有成形的产品是可以垄断的。因为它有虚假广告啊,打压竞争对手啊。

  一个象征

  南方周末:这次你觉得你挑战了微软么?

  王洋:我不是挑战微软也不是挑战比尔盖茨,这是我最需要解释的地方,我非常尊重微软公司,承认他们的成功。我不是去挑战的,我就只要用我自己的形式表明我的态度。人类的智慧不应该被商业软件封闭起来。

  南方周末:那为什么一定要选择比尔·盖茨去抗议?

  王洋:这是一个象征。以后他就不是微软总裁了。微软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它的领导人也是非常成功的人士。 8年前比尔·盖茨第六次来华时,我曾经花1500元钱去国际会议中心买票看他。当然上次他没看见我,这次他看到了我。而且他对于抗议也不会陌生,只是第一 次在中国被抗议罢了。

  南方周末:自己给自己这个举动定义的话,你会怎么说?

  王洋:我认为我这个行为是需要时间去深入思考的。现在很多人认为是一个很可笑的事情,觉得好玩,比尔·盖茨 演讲就冲上去一个人。我的定义是:一个热爱自由与开源软件的人借别人的场地给自己颁奖。我这个举动是我给自己颁奖,不是冲着比尔·盖茨,这就是我自己的举 动,没有受任何人影响。

  南方周末:为什么是颁奖?

  王洋:因为在那一刻我让无数人知道了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我说的颁奖指的就是这个。站在那里的一刻我才可以获得将来的话语权,这个话语权可以让我向更广大的人群解释开源意味着什么。

  南方周末:你是个民族主义者么?

  王洋:我没有出过国,民族情绪肯定要强些。

  南方周末: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你做好心理准备了么?

  王洋:没有,我手机长时间关机,很多人骚扰我。我很疲惫,需要休息。



Powered by ScribeFire.

2 条评论:

只爱linux 说...

呵呵,那家伙,只是为了炒作而已,你也是LINUX爱好者,我就没看见你跟他一样,跑得去“抗议”.若是真的支持开源,有能力的话,叫王也学学你,搞出本地化的,符合国人习惯的LINUX系统或其他自由软件来.那个王洋,据说(做客新浪时记者确认过),在CSDN上班的时候,连LINUX都不会安装,用的是WINXP,呵呵,他离开CSDN也不久哦。
============================
做为linux爱好者,开源爱好者,很是BS他这种假借开源为自己谋名的行为。

只爱linux 说...

呵呵,看了采访,我认为王根本就不懂什么是OpenSource,什么是Free SoftWare,对吧。